网站首页 > 期刊 > 第7期 > 【南浔】红带缠绊镯情伤 

【南浔】红带缠绊镯情伤

文字部落 2015年04月30日 10:24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手镯,命里圈住的那个她! —题记 1937年 云黎拾缀好包袱来找我道别。阴暗的天空下起了濛濛细雨,似乎是先知晓了云黎的离去而特意为她所轻摆的洗礼。云黎静静的坐在我身前,脸上始终掩

手镯,命里圈住的那个她!    

—题记

1937年                                      

云黎拾缀好包袱来找我道别。阴暗的天空下起了濛濛细雨,似乎是先知晓了云黎的离去而特意为她所轻摆的洗礼。云黎静静的坐在我身前,脸上始终掩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她说,“云里,替我缠上红腰带。”

女人缠上红腰带,那便是意味着终身将为一个男子所守贞。我未劝云黎,她向来是敢爱敢恨的女子。她缓缓的旋转着身子,那红腰带入一波红色的清流慢慢的绕过了云黎纤弱的腰肢。直直的停住于我的眼前,她伸手将我拥入怀中,耳边呢喃这,“云里,我要去南浔,我在那儿等他回来。”

我将头埋入云黎的香颈间嘤弱的哭了。外面的春雨下的愈发狂躁起来,云黎却在这个时候执意要离开。用她的话说,那是一场上天赐予的洗礼,要她洗去一身污秽,干净的等着他回来。

她还说,“云里,若他并未去南浔,而是回来了这里,那替我将这个镯子还与他。云里,勿挂念我,也不要来找我。”

我默默的点着头,也只能目送她在这滂沱的大雨中,没去了身影。

云黎孤身一人来到了南浔,经过那场雨的洗礼后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她拿着他的照片在南浔城四处询问,居无定所,只为寻他。听说他在南浔女子学堂教书呢,她马上收拾自己跑去见他,她早早的就到学校的门口等他了,从早上等到了中午,终于见到他了,但是这是一个让人悲喜交加的场景,他手挽着一位阳光明媚的女子,为她打伞呵护有加,谈笑间尽是春风得意!云黎没有叫住他,怕惊扰了他的幸福!云黎在学堂的门口蹲了好久,也想了好久。终是不能放弃,只为求一个答案!她站了起来,望了望南浔的天空,天空那么大、那么蓝,竟没有她的落脚之处。身上的盘缠在前一段的开支已到了尽头。云黎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无助的在南浔的街头游荡。

听人说,南浔的北街有一个教堂能收留落难的人们。几经磨难,云黎来到了这个教堂,这个教堂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很干净、空灵,莫名的云黎爱上了这里。推开门,云黎走了进去,迎接她的是一群可爱的孩子们。他们眼神中充满好奇的审视着这个外来的“入侵者”。接着迎面走来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云黎向老者说明了来意。老者同意云黎住下了。很快云黎就和小朋友们打成了一片。住宿的问题暂时解决了,生计呢?云黎开始想着在南浔城找份工作。云黎找了好久,终于在他学堂的附近的工厂安定了下来。

每天除了忙着上班之外,云黎最开心的事儿,莫不过是看着他上班下班,虽然每次都见他和那位心爱的女子有说有笑,但她却不会再担心他是否病了?因为有人已经为他添衣加暖了。虽然有时候会很心痛,但是见到他幸福自己了,自己也跟着满足了!                        

打开窗户夏宇又看到了那个莫名傻笑的女孩儿,他关注她很久了,每天忙上忙下,却丝毫不感觉到累,偶尔空闲的时候就对着斜对面的学堂发呆,那么的宁静、那么的安详。夏宇有几次路过那家工厂都有见到老板在批评她,同事在嘲笑她,但她却是那么的平静。这样的女子深深的吸引了夏宇。

一颗心要是有了依靠的地方,那么就算了再苦再累的生活压力,也不能把人击垮!信念是坚持的动力。夏宇很佩服这个小女生。

今天是礼拜天,夏宇来到教堂,这是夏宇每个周末都要做的事儿,夏宇喜欢小朋友,经常来教堂当义工,孩子的纯真笑容是这个繁华乱世的洗涤剂,可以冲刷人们心灵的污秽与杂念!推开门夏宇没有见到和往常一样排队乖巧的小朋友们在等待着他。忽然听到后院有嬉闹声,循声而去,原来是小朋友在玩游戏,那么的欢快、那么愉悦,直让人不忍心打破,其中还有一个笑容可掬、阳光明媚的她!是的,夏宇第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安静的女孩。夏宇似乎知道了她为什么在这喧闹的繁世中那么平静了,有一颗纯净的心,是任何世俗也无法掩埋的。

从教堂的偶然相遇,夏宇就一直关注那个女孩。夏宇和往常一样推开窗却看不到那么安静的女孩了,心莫名的一颤。抓起钥匙夏宇就跑了出去,这一莫名的冲动,夏宇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来。在学堂的转角,夏宇见到了那么踌躇不定的女孩儿,夏宇问她需不需要帮忙。云黎欲言又止,她不确定这位衣装革履的先生是出自何种心思。看着她迷茫的眼神,夏宇无奈的笑了,原来她还是没认出自己。经过一番的解释后,云黎相信了夏宇,向他道出了自己的焦虑。云黎说:“她有个亲戚在里面教书,她一直不敢去打扰他,怕别人看不起她,这几天她都不见她的亲戚来上班,她怕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去学堂打听他的下落,里边的人也没人理她。云黎自己着急了好几天了!”夏宇听了她的述说,安抚了她的心情,然后着手帮她打听她“亲戚”的下落。不着一会儿,夏宇就打听到了消息,原来她“亲戚”最近在忙着筹备婚礼,他娶了市长的女儿,已经辞去了学堂的工作!听到了夏宇带回来的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重重的砸在云黎的心头。腰间的红腰带越勒越紧,似是要把人捂断了。静静的云黎蹲在街头一动不动,工厂的老板来催了好几回她也不动声色,夏宇打发了老板,就陪她静静的坐在街头。夜色渐渐暗了下来,夏宇开口了:“如果你想见他一面,我可以帮你。”盯着夏宇,手不经意的紧抓住腰间的红腰带,云黎眼里闪烁着光芒。

几番周折,夏宇通过同事的帮忙,约了云黎的“亲戚”出来。在一间茶馆里,云黎的心一直在“嘭、嘭”地跳,兴奋全写在脸上。轻轻的敲门,“请进!”一声浑厚的男中音响起。喏喏的推开门,云黎颔首迈着步伐踏进去。“谁让你进来了,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进来的”云黎还没迈进去半步,就被威严的声音吓住了。“那……那个李……志哥,我是…云黎!”云黎怯怯的回答。“云黎?”李志打量了一会儿云黎,确定是云黎之后,李志慌张的关好门。“咳、咳、咳,云黎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我…我听你们村里人说你在南浔,所以就到这里来找你,还给云里留了口信说,如果你回去找我就说我在这里等你!”云黎红着脸把话说完。“云黎,当时我就说过你不用再来找我了,我们在那时候已经结束了,我配不上你们那地主家庭,更何况我不想娶一个不清不白的女人共度一生,你懂吗?”李志嘶嚎了起来。“李志哥,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云黎拉住李志的手颤抖起来。“不用再解释了,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现在请你出去!”李志甩开云黎的手。“可是……”云黎攥住红腰带拼命的想要解释。见到云黎腰间的红腰带,李志伸手一把把它抓住,用力的把它扯下来,“既然没有任何关系了,那就不应该有任何束缚,就像这条红腰带一样就此散落吧”说着把手中的红腰带撕开,艳红的腰带散落了一地。顿时云黎傻眼了,定定的看着满地的红带,心在纠痛,无法言复。默默的捡起被撕开的红腰带,云黎不做声。“嘭”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艳丽的女子“这是谁呀?在干什么呀?丢了那么多红布条”。李志整了整衣衫,走向那个女子说道“不知道这是哪来的疯女人,听说我们要结婚了,硬是要我买她的红布给新娘子做头巾,这不,没看上,倒撕了一地。”呦,这布料什么那么旧呢,这怎么让我做头巾呀?”“就是、就是,那么旧,要做头巾,我们也要选好看的布料呀,我听说附近的布料店里又进了一批新货,我带你去看看。”李志应和道。“好呀、好呀!”女子兴奋的挽着李志的手,两人相携而去。独留下落寞的云黎。

云黎从酒馆里出来就默不作声,手里攥着一团红布。就这么一路的埋头走着,这一路上夏宇没有说话,就看刚刚那一对夫妻从里边兴高采烈的出来,夏宇就猜到了事情的全部。就默默的陪她走了好久、好久!路过一片树林,云黎停了下来,蹲下身来用手抛开土块,就连双手血迹斑斑都不肯罢休,挖好了坑,云黎把那一团碎了的红布放到坑中,然后掩埋!在整个过程云黎都没有哭,不知道是泪哭干了,还是心死了。

经过了上次的事件,云黎和夏宇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陌生人到朋友,他们经常在一起谈天说地,在谈吐中,夏宇发现云黎与其他村妇的不同之处,她有理想,有学识还带有大家闺秀的气质。夏宇一直想走进云黎的内心深处,去挖掘她潜在的魅力!但是每次都无功而返,云黎的心防设得太重,从不让人靠近,每次近距离的接触就会遍体鳞伤。这让夏宇很苦恼。

夏宇向云黎求婚了,这一天来得太突然,愣是把云黎吓懵了,云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拒绝,那又对不起夏宇,辜负了他那么多年来的关心和帮助。但是答应,又觉得亏欠夏宇,毕竟自己还放不下那一段结!纠结再三,云黎向夏宇说明自己的想法。夏宇说:“我可以等,我会一直等到你真正向我敞开心扉的那一刻。”听了夏宇的这一番话,云黎感动了,她答应嫁给了夏宇,但是心还是会跟痛!

夏宇和云黎就这样相扶相伴的一起走过了无数的岁月,人们常说他们不像夫妻,更像是知己好友!其实他们心里都很清楚,那一个结就是横在他们间的最大阻碍。但那也许是因为那个结,使他们转换了另一种理解爱的方式,也让这份爱永恒的存在他们之间。不想去追究,人生能有哪几件些事情都能说得清道得明呢,所有事情的不完美其实才是真正的美!

很多年以后,云里在一次偶然的电报说道,家里的小孩子不小心把手镯打碎了。拿去玉器店修补了,但是还是有裂痕,希望云黎不要怪罪!                

碎了就碎了吧,即使圈住了他的天空,却也圈不住他的心! 这仅是一个人的痴念,那又何必耽误他人的岁月!就让一切的过往都随风飘散,只愿岁月静好,我便安然!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