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期刊 > 第7期 > 【南浔】人生若只如初恋 

【南浔】人生若只如初恋

文字部落 2015年04月30日 10:24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1937年。 云黎拾缀好包袱来找我道别。阴暗的天空下起了濛濛细雨,似乎是先知晓了云黎的离去而特意为她所轻摆的洗礼。云黎静静的坐在我身前,脸上始终掩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她说,“

1937年。

云黎拾缀好包袱来找我道别。阴暗的天空下起了濛濛细雨,似乎是先知晓了云黎的离去而特意为她所轻摆的洗礼。云黎静静的坐在我身前,脸上始终掩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她说,“云里,替我缠上红腰带。”

女人缠上红腰带,那便是意味着终身将为一个男子所守贞。我未劝云黎,她向来是敢爱敢恨的女子。她缓缓的旋转着身子,那红腰带入一波红色的清流慢慢的绕过了云黎纤弱的腰肢。直直的停住于我的眼前,她伸手将我拥入怀中,耳边呢喃这,“云里,我要去南浔,我在那儿等他回来。”

我将头埋入云黎的香颈间嘤弱的哭了。外面的春雨下的愈发狂躁起来,云黎却在这个时候执意要离开。用她的话说,那是一场上天赐予的洗礼,要她洗去一身污秽,干净的等着他回来。

她还说,“云里,若他并未去南浔,而是回来了这里,那替我将这个镯子还与他。云里,勿挂念我,也不要来找我。”

我默默的点着头,也只能目送她在这滂沱的大雨中,没去了身影。

“我和云黎,在北山孤儿院长大。我们是两姐妹。我是姐姐。”

孤儿院长大的两个孩子,少不了和同在院里的孩子抢夺食物。每次,都是她,用她那孱弱的身体,在一群男孩子手中,抢到我们两个人的食物。为此,她付出的代价是全身伤痕累累。她没有一丝怨言,就这样,为我遮风挡雨。谁也不了解我们的姐妹情深。我们无话不谈,无所不谈。云里是妹妹,由于从小和院里的孩子打架,失去了江南女人的温婉贤淑,多了北方女人的粗旷豪迈。

就这样,她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望着雨中她那愈行愈远的背影,我的眼睛渐渐模糊了。我不能挽留,我怕她心碎。

云黎眼里的他,和我们出自同一所孤儿院。小时候,他为了帮我们,没少和院里的孩子打架。到了上学的年纪,他把上学的名额给了我,却去当了一名车夫。而我,却把名额又给了妹妹,去了裁缝店当学徒。那年,我们十岁,他十三。

他去当了车夫,我们还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他年纪小,在圈子里没有人脉,被老车夫打压,被巡警欺负。拉车是个力气活,他每天都累的要死要活。可是他从来不在我们面前喊苦,他只会给我们带一份桂花糖,笑着跟我说:“给,甜一下”。我笑了,妹妹也笑了。他说,这时候,是他最幸福的时候。车夫,一干就是三年。

这三年,他长高了,却秀气了几分。许多坐车的姑娘、太太都喜欢逗他。而他,也变成一个在圈子里小有名气的老车夫。妹妹进入夜校,是校园里许多男生心中的公主。可是公主却永远不会垂青他们,公主心里有了王子。而我,也从一个学徒变成了师傅。

突然有一天,他说他不干车夫了。

我说那你想干什么?

他说他要去追寻光明,追逐自己的梦想?

我问他你的梦想是什么?

他说是八抬大轿把我娶回家,让我住上洋楼,过上富太太一样的生活

我不说话了。

他也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我说,你今晚来我的房间。他说好,他看起来好高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这一夜,大雨磅礴。豆大般的雨点打在屋顶上,屋子发出沉重的叫声。

这夜,妹妹没有去夜校,和我睡在一起。雨下的正大的时候,隔壁的王公喊我去照顾他的女儿,说是他的女儿之前心里受过伤,害怕打雷。推脱不掉,我就去了。

雨下了一夜,我一夜没有睡着,在想他会不会来,我不在他会不会怨我。

第二天天放晴了,空气是格外的清新。我顾不上王公女儿的挽留,一路小跑回家。推开门,看见床上的两个人,我霎时间就懵了,感觉天都快要塌了。我无力倒地,发出的声音将他们吵醒。他看着倒在地上的我,又回头看了看躺在怀里的云黎,终于脸变了颜色。云黎看着倒在地上的我,脸也变了颜色。

就这样,在一个错误的时间,一个的地点,两个错误的人,发生了一段无法改变的错误。而我,却亲手缔造了这段错误。

十天,他和云黎沐浴在爱河里。我如同僵尸般行尸走肉的过了十天。这十天,无时无刻对我来说无异于折磨。他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冷漠,甚至带了一点仇恨。云黎却像一个小媳妇,跟在他的身边,享受着这最后的幸福时光。

最后,他还是走了。走前,他对我说:“谢谢你,姐姐”。姐姐这两个字,是对我的讽刺。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就像今天云黎远去,我的心,被割成一块一块的。

南浔。古来兵家必争之地。

南浔。古来多是乱党缘起。

南浔。他所去,云黎所往。
(有的人,他们的心灵只能耕耘一次。一次之后,宁愿荒芜)——致读者
缘起缘灭。我,他,云黎。注定是一场孽缘。他爱我,我也爱他,云黎也爱他。一次雨后,云黎成了他的女人,而我,成了他的仇人。
无论如何去解释,无论怎么去磨合,我们都已经回不去了。我不去解释,也无法去解释。事情已经发生了,这都是我犯下的错。
云黎去了南浔,去寻她的梦。云黎愿意为他守节。而我,只能在这里守候。我多么希望,可以代云黎去南浔古镇。我多么希望,在将来的这场爱情里面我可以是主角。我多么希望,那个雨后,没有那场错误。“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原来,我只是个配角。”多少次黯然泪下,无数次的夜夜伤悲。从此,他们的生活,我不去插足。
云来云往,雁去雁来。
岁月流年,八年悄然逝去。这一年,我二十一。我却没了他们的消息,只是偶尔有些怀念罢了。有时候会想,这是不是一场梦?镯子,却戴在我的腕上,提醒着我,这从来都不是梦。大梦如初恋,一梦几千年。

今生,我只希望有这一次恋爱,只做这一场梦。

人生若只有初恋?何事却来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