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期刊 > 第6期 > 【毕业季】毕业那年 

【毕业季】毕业那年

文字部落 2015年04月30日 10:24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那是第一次,她用那么悲伤的语气和他讲话,她说,如果我们还有明天,我一定把你停留在我世界里的有关于全都告诉你。 可事实上,那个假设一直都没成立。他们之间,确实没有明天。 因为

   那是第一次,她用那么悲伤的语气和他讲话,她说,如果我们还有明天,我一定把你停留在我世界里的有关于全都告诉你。      

   可事实上,那个假设一直都没成立。他们之间,确实没有明天。    

   因为错过,可能是一辈子的事。    

  那是一个很漫长的夏天。也是在那个夏天,他们第一次遇见。他穿干净的纯白色T恤,她喜欢那样干净的纯白色,可是有人告诉她,纯白色是最脆弱的颜色,只要一经污染就再也回不去最初的色泽。而她常常为着这个事实而感伤不已,但是她依然还是执著的喜欢着,小心翼翼的喜欢着。    

   他是高傲的,默然的忽视着身边的一切无关于。而她一直不明白,为何她总是遇见这样的人。像一束耀眼的灯光,看的到却摸不到。她知道,她一直都平凡,只要走进人群,就不会有人发现她的存在。        他们的相遇像是因为老天一不小心打了个盹了,而错误安排的剧情。于是他们就如此的相遇,如此的纠结的相交,再在老天清醒过来的时候,挥手决别。    

   他不是她第一个记住的男生,却是第一个空降到她心里的人。她不是他第一个留意的女生,却是他第一个想要去了解的人。这刹时让她想起汪国真的一首小诗,我没有走近你,却走进了你的日记;你没有走近我,却走进了我的回忆。那是最初,是时光的匆匆一瞥。    

   他们坐同一间教室。他们一直都记得,那是一个向阳的教室。每每太阳升起,阳光总是会以最完美的姿势,透过玻璃窗照射在他的脸上,在她的眼前不停的摇晃摇晃。他总是坐在有阳光的地方,而她总是坐在阴暗潮湿的角落。他爱阳光,她不爱,或者说是不敢爱。阳光与黑暗之间像是一道无法跨越的沟渠,把他们置于河的两岸,遥遥向望。也恰似一条峰回路转的小路,躺满了荆棘。可是他们还是遇上了,在一道青春与另一道青春接轨的时候,他轻轻的对她说“嗨,你好。”也许这真的叫做有缘。而到了很多年之后,她们才真正的明白,有缘而无份,是真的确有此事。    

   他们停留的那座城市总是喜欢下雨,她讨厌这样的天气。路边叫不上名字的树总是被雨水拍打的“簌簌”做响,像是有人在低低哭泣。常常她的心情会因这样的雨天,而变得沉闷,不安。就像是一个流离失所的孩子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他喜欢在雨天行走着,脚下一滩一滩积起的雨水,掠过他洁白的球鞋。他就这样走着,似是希望雨水能洗去他内心的阴霾。    

  那是不知道他们经历过的第几个雨天,路上,大家皆是匆匆的躲避着雨。只剩下他们惬意的行走着。她告诉他,雨天是适合放声哭泣的时间。他告诉她,淋雨的感觉其实挺好。只是她没有哭泣,他也未曾淋雨。因为他在她的左手边,因为她撑着一把伞。    

  他们是同学,而后又自然而然的成为朋友,再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大学的生活就像是一面平静的湖面,不知道何时就会惊起层层的涟漪。他们都是那些湖面上的人,只要水起,他们也会跟着噪动不安。而她似是很厌恶这样的感觉,所以她一直都是寂寞的。别人读不懂的寂寞。哪怕是他,也未曾读懂过。    

  校园里有一排清冷的路灯,它总是将很多孤独的身影拉的好长好长。他们肩并肩行走着,他问她,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孤单?然后她沉默。其实他想说的是,可不可以把孤单分一点给我。其实她想听的是,可不可以分一点给他。她背过脸去,注视着这模糊的让人发冷的灯光,“如果…可以…但是”而她也不知道哪一个更合适来回答他。她埋头时的眉眼,就那样应承着周围的灯光在他的眼前明了又暗了,让他摸不透猜不到。他时常在想,她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而她的世界总是神秘的让人惊喜。    

   两个人就是两个世界,到后来他们才发现。大学的四年,他们一起聊过很多事,但他们一起没有做过更多事。    

   街角的奶茶店总是会放着一首首老旧的情歌。她说,她希望有一天可以有个人陪她去那里度过午后的时光。她给他形容着奶茶店的样子,描述着那一首首情歌的心情。可是四年不长也不短的时光里,都是她独自停留在那家奶茶店。沐浴阳光。用手中的笔写写记记。而他则是喜欢去读,去读那一个个被她用心情拼凑起来的文字。  

 “你就不担心我会喜欢你么?”“不会啊”他们的玩笑话。他们的小秘密。  

   命运很幽默,让爱的人都沉默。世界像是一个很大的圆圈,将他们圈在其中。然后他们就不停的走,不停的忽远又忽近。喧嚣又沉默,沉默又喧嚣。却怎么都无法到达那种他们想要的和谐的平静。       她走了,就在前一天,她拉着行李箱站在宿舍楼下同他告别。她仰起头对他说,再见。他微笑。他说,好。而后,她便转身离开,一直没有回头,他看着她的背影,像是在对他说,永不再见。他的心里突然被一股巨大的恐慌感笼罩,他想要喊住她,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因为她对他说过,她的爸爸妈妈希望她毕业后回北京,他知道她很爱她的家人。

   他开始整理行李,然后明天踏上回广州的列车,多巧,他们刚好一南一北。他在整理旧书时发现一本泛白的笔记本,他记得那是她写的文字。于是他又坐下来静静的读了一次,当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他看到她用绢秀的笔迹写着,想把我唱给你听,趁现在年少如花。他记得那时她十九岁。笑缅如花。  

   时光轻轻的摇晃,他仿若看到那一天,她用悲伤的语气对他说,如果我们有明天。我会告诉你,在我的世界里,你的有关于。他拿出手机拨打她的电话,却只听到一阵漫长的忙音。他突然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你说,如果我们都能勇敢一点,结局会不会不一样。毕业那天说的再见,是不是就不会成为后来的再也不见。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