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期刊 > 第6期 > 【毕业季】对着背影说爱你 

【毕业季】对着背影说爱你

文字部落 2015年04月30日 10:24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窗外枝头上的花传来断断续续的花香,仿佛是为了挽留你。”我在本子上这样写道。这便是我的独白。 我叫做安晴,晴天的晴。我所写的“你”是初三四班的南彭宇。 铃声毫无预兆的响了,

 “窗外枝头上的花传来断断续续的花香,仿佛是为了挽留你。”我在本子上这样写道。这便是我的独白。

  我叫做安晴,晴天的晴。我所写的“你”是初三四班的南彭宇。

  铃声毫无预兆的响了,打断了我的思绪,随着,老师的一句“好了,下课。”这节课也算混过去了。

  还有两个星期,可是能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却只有一个星期了。怎么可以这样的短暂呢!我又陷入无尽的思索中,幻想中。

  曾经他的微笑便能让我开心雀跃一整天,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喜欢;曾经他因为不喜欢一个女生而说“我不会在初中的时候恋爱”,那时的我整天在伤感;曾经他只是向我借一根跳绳,我没有,却因为他的一句“要罚跑”而四处去借绳子。

  最后,很奇怪,他身边的女孩子,仿佛就只剩下了我和我所信任的我的闺蜜了。女同学似乎也因为中考而没有闲情去开他的玩笑,他的八卦似乎越来越少,似乎没有这个人存在。但是,我知道,我喜欢他!我一直都在单相思,从没有告过白,我怕一说出来,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我又在本子上写了这样一句:爱情最好在微妙处,才可以繁衍生息。

  “走吧,下一节课是体育课。”张晓晓说,面对这样的我,张晓晓始终觉得自己太无能为力。

  我又看了一眼他们的班级,把笔帽盖上,轻声说:“走吧。”仿佛是诀别般的语气,我知道,如果真的要分别了。我一定会哭,像电视剧或者小说里写的一样,眼泪随风飘去。

  不知道是不是庆幸,我居然看到了南彭宇。

  张晓晓也替我高兴,至少这是分别前最后一次我可以看着他跑步。

  南彭宇说因为初二的有一个全年级段抽查考试,作息时间换过了。

  作息时间换过了?可是为什么我没有感觉!管他呢,至少我现在很开心。

  连我也不知道,我的嘴角上扬,苹果脸上淡淡的微笑有着一种幸福的感觉。是啊,我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眼眶会湿润,是想到了以后了吗?不,也许是幸福的眼泪。

  老师说这节课要测体育的长跑,是期末考试。

  我有些惊到了,这是我最后一节体育课了。看起来是的了,以后似乎上不上都无所谓了吧。

  我的眼睛不经意间又向南彭宇的方向望去了,他等一下就要跑步了。我知道他一定是第一,但是我的心情似乎更加的紧张了,复杂了起来呢。

  鼻尖嗅到了一缕花香,是什么的气味。别人说是玉兰花,玉兰花吗?还是栀子花,可笑诶,我居然会想到栀子花。玉兰花的花语我不清楚,可是我猜想是一种祝福的花语。这个花香我送给你。

  “跑!”体育老师的一声令下,我们全部的女同学都冲了出去,我是第三个。

  我不是那种长跑健将,但是我却因为他的体育成绩好而让自己的也好起来,我在努力了。

  第一圈的时候,抬头总会将目光望向南彭宇,他似乎也在看我。我跑得更加带劲了,疾风般的超过了第二个女生。

  等到超过,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傻的事情。我本来是要把体力保存到第二圈的,完了……这是我心里最直白的想法。

  第二圈,我还是很努力的将自己保持在第二名,我知道应该不可能优秀了。

  氧气,我需要大量的氧气!

  “加油!”南彭宇从我身边擦肩而过,轻轻的向我吐出这两字。我不知道当时自己脸有没有很红。我发了疯的跑快了。脑子里唯一的念头是:我要优秀,我要第一。

  我都无法想像自己是如何跑完的,最后一秒,我超过了第一个,就一步,或许只是相差零点几秒。

  我的双腿几乎无法支持自己站立,我只好坐着。

  那次我成了全班第一,只是靠一句他的“加油”。

  还有两天他就去中考了。

  随后的两天我都没有见到他,也许是作业太多了吧。

  两天里,我的思念、孤寂在疯狂的如野草一样的蔓延、生长。

  我的梦里全是南彭宇离开的背影,全是我的哭的撕心裂肺的声音。

  我望着花出神,突然想到了什么,在本子上写到:你要离开了,我忍着泪对你挥手,微笑的说:“再见!”。我只能说“再见”,因为并不是后会无期了。

  那一天,你离开了,我没有去见你。因为早上我的眼睛就已经红肿了,我在晚上躲在被窝里哭了,哭了很久,我是哭着睡着的。我不能让你看到我的这副样子,我也没有能力对你微笑。

  其实还没有离开不是吗,过了十二点才算真正的离开。我躺在床上,等着午夜的钟声响起,时钟“滴滴答答”的转动。我应该说个告别吧。嗯,应该要的。

  我浑浑噩噩的从抽屉里拿出手机,熟练的输入他的手机号码。他接了,接了!我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哭声,然后忍住,说:“南彭宇,恭喜你,你中考结束了。再见了,也许真的要再见了!”我无法去关掉电话,此时已经快要到12点了。

  “安晴,你知道吗。我只允许你对我说再见,并不是后会无期。”此时刚刚12点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喜欢你,安晴。我喜欢你,我纠结了很久才决定告白,答应我,拒绝我,也不要不和我做朋友了。”

  我懵了。

  “我答应你。”我找了很久才找回我的声音。

  那一夜,我梦到了这样一个场景:我对着背影说爱你,谁知道你转身对我说了“我也爱你”。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