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 > 散文 > 冬雨如诗 

冬雨如诗

寒 冰 2015年03月01日 12:30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嗒。一声洪亮将我从梦中打醒。 我不宁愿的展开惺忪的眠眼,教师还在讲台上噤若寒蝉,这时一阵清冷翻开了我的视线。嗯?下雨了。 一月下雨,在南国也算是个 笑话 ,但刚阅历了豪情波折

“嗒。”一声洪亮将我从梦中打醒。

我不宁愿的展开惺忪的眠眼,教师还在讲台上噤若寒蝉,这时一阵清冷翻开了我的视线。嗯?下雨了。

一月下雨,在南国也算是个笑话,但刚阅历了豪情波折的我,对此也不感应诧异。登时无了眠意,呆呆地看着窗外,听凭教师的话语在右耳慢慢流出。

雨不年夜,细如青丝,但又连缀不停。从古到今,雨老是被人付与各种感情,更别提这种少见的冬雨了。此时冬雨好像一坛陈酿的女儿红,寂静了一年在现在启封。一股浓烈随即飘散。细细品味,淡淡的愁苦之感在唇齿见流涟,让人久久不克不及忘记。

一阵愉快的铃声穿过雨幕,在氛围中跳舞,舞走了单调的讲堂,舞来了半晌的喧哗。我刻不容缓的向雨索求拥抱,却又被雨无情的回绝,她太冷,冷的我不敢触及。兴许,这就是冰雨吧。我只好躲在屋里悄悄的听雨。

冬日,兴许是最适合听雨的。捧一本意天良爱的书,依窗而坐,雨的清爽与书的墨喷鼻便在身边盘绕。偶然,几滴迷路的雨便撞在窗上,只留下淡淡的陈迹,磨灭雨中。真是在向我问好,仍是雨的泪痕?听着雨滴与窗子密切时的洪亮,我的心不由倏尔一动。悄悄推开窗子,浓烈的雨气便从窗中“呼”的钻了出去,让人躲闪不及。

书喷鼻与雨气悄悄交融在一同,互相浸润,连系,然后发酵,构成一杯度数不高但诱人的琼浆,轻抿一口,不得陶醉此中,有无法苏醒。模糊间,我的魂灵好像在光阴中穿越,又在某时定格,一位喊柳三变的陌人在湖边的长亭中难过的吟出:“今宵酒醒那边,杨柳晨风残月。”但还为等我与他打个号召,就回到理想。

眼眶垂垂潮湿,不知为何,心中压制已久的苦闷在这一刻涌上了心头。豪情的掉败老是让人难以承受的,饶是我这个小子,也无法疾速解脱爱的樊笼。我的眼神变的迷离,眼泪争气的没有落下。而雨,却在我身边悄悄抽泣,你是在为我而哭吗?也罢,愁人遇愁景,何言断桥情。有你陪我,也就充足了。

一月的某天,在无人留意的角落,觉得青涩的少年呆呆地看着窗外,没人晓得他的脸上充满泪痕,也没人晓得,他眼中的雨是如斯的诗意绵绵……

文/冷冰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