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弹指一挥间 

弹指一挥间

╰︶ ̄正在等待﹏ 2015年03月01日 12:47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俗华流转,尘凡照旧。可曾忆否? 青石遗绿,赤瓦泛黄,滔滔尘凡,犹记昔时,谈笑自若,指导山河。玉龙击处,樯橹灰飞烟灭。 可叹时不待人,浪花淘尽英杰,曾傲立天穹巅頂的英士豪杰,

俗华流转,尘凡照旧。可曾忆否?

青石遗绿,赤瓦泛黄,滔滔尘凡,犹记昔时,谈笑自若,指导山河。玉龙击处,樯橹灰飞烟灭。

可叹时不待人,浪花淘尽英杰,曾傲立天穹巅頂的英士豪杰,俱沦为浮世之埃土,消弥于汗青的激流之中。

青石道旁,古时战船,赤瓦古冢前,掸尽双袖粘结的尘沙,流连于清旷空幽的峰峦峡谷。

你,静默于青桐葱叶之前,轻摇玉扇,身披锦裳华袍,清风徐来,扬拂起你那拖垂于地的袍边,伴着清风的吹拂,飘零开来。抑或是扶携提拔玉龙,身披虎袍龙甲,交战于沙场之中。耳畔沙哑的厮杀声吼叫而过,如钟叫鼓啸之声,荡击着你的胸腔。又或是御船横江,你傲立船前,恃酒临江,才子环侧。你举目不雅视着惊涛怒卷,激起层层叠浪。大举抒情。犹记,你凌万顷之上,不雅澜着美丽山河,言抒抱负。

青石崩裂,赤瓦化灰,光阴的激流滔滔而过,染白了你的鬓角,青丝转华发。

傍晚,群山万壑的险峰展睁开来,葱翠的山涧流淌着濯泉,漫过险峰的枯芜之地,浸润着乌浊的淤土。

险峰正前,渺无火食的旧道卧伏于此,枯骨湮灰密布,黄沙滔滔,漫山遍野囊括而过,洋溢了整片古疆场。埃土翻涌袭来,掩压着各处可见的枯骨尸首。

尘凡幽梦,古楼照旧。曾忆否,昔时铁骨铮铮的英士俊杰?而现在,却消弥于古江怒卷的洪涛之中。消弥于无尽的天涯,消弥于汗青的激流。

念此,幽叹一句,弹指一挥间,尘凡已渺远,沧海成荒原。昔时的英气云天,当日的铁骑战将,浑连着古江滚滚逝水,堕落为蛆骨之灰。犹记,古江卷起千层叠浪,怒拍流泻着沧桑陈旧的壑峰。层层叠浪翻涌而起,逸泄着墨喷鼻。而各处腐骨明示人们:悠悠尘凡,不外是弹指一挥!

你,往昔曾英气云天,指导山河,身披战甲,纵横于千军万马之中,拥万夫不敌之勇。你,曾执剑傲立万顷之上,剑指天穹,万丈激情飞跃于胸腔。而你,曾才子环侧,琼浆绕唇,受群雄推重。

现在,沐着旭日的余晖,赤红炎光拉扯着你那沧桑的背影,迤逦于枯骨布地,烽火暴虐的古疆场。你,垂首投目于蛆骨之上,早已杀红的双眸突现一缕血光。“杀,杀”沙哑的吼声响起,窜响四围。

墨云浮过天穹,古黄的天涯被映彻成乌黑一团。“霹雷隆”浩淼的天空裂响出道道雷叫,刺眼的雷电扯破天穹,囊括着旧道黄沙的疆场,流泻着古墨之喷鼻的山水古峰,经闪电的侵虐,显得满目疮痍。

冰彻冷骨的雨泊流的愈来愈快,墨云遮盖着虚空,蓦地间,充满着古墨之喷鼻的壑峰流响出几声血叫,“嗖”鸿雁扑扇着欲搏天穹的双翼,刺向阴晦的虚空,氛围中荡留着滴血之叫,不停于耳。

你的身影,映着残阳的流染,默立古疆场。残损的战铠游响出“咝咝”的精铁碰撞声,曾立名于外的神兵,今却崩裂出裂缝,寥落的碎片散落于古疆场,应着汗青的激流,暗自闭幕本身。

各处黄沙埋骨的古疆场,铁戟、战旗、铜盔、钟鼓散落密布,暗石流沙聚积而起,你那双空泛而迷蒙的眼眸闲逸着渗人的冷芒,探向远方。瞭望着古疆场之外,瞭望着和平的素华瞭望着汗青之外的汗青!

已经所保卫的所有,今却泯没于汗青激流。已经坚执的一切,现却云消雾散。

漫漫尘凡,不外是一场梦罢了,付于弹指一挥。

再回顾,不外是物是人非,白云苍狗,剩余下一曲鸿章“众志铸伟业,黄沙掩枯骨”!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