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月色无影寥寂荷塘 

月色无影寥寂荷塘

夕阳下的单车 2015年03月01日 15:20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枫叶飘红,残杨开放,已是暮秋时节。独依窗前,思路如晚秋的池水,出现淡淡的荡漾。习习北风穿透秋衣,感触感染到阵阵薄凉,秋意已浸进心底。今秋的凉比往昔来的早了很多,许是多日

枫叶飘红,残杨开放,已是暮秋时节。独依窗前,思路如晚秋的池水,出现淡淡的荡漾。习习北风穿透秋衣,感触感染到阵阵薄凉,秋意已浸进心底。今秋的凉比往昔来的早了很多,许是多日的绵绵细雨撩起了秋的伤情。一片片残红跟着雨丝跌落于地,带着泪滴,没进冰冷的水池里,与满塘凋谢的荷叶相拥而碎。点点残红如血汗普通,寥落于闭幕的荷叶之上。

荷叶早已没有了绰约的风韵,半卷着,混乱着,与点点残红相依相拥,同病相怜。寥寂的水池,得到了昔日红粉翠绿的富贵,到处衰落衰败的现象。枯叶疏松着,半黄半绿的散落于朦胧的水面上。或是秋水太凉,热闹了这片水池。

夜已过半,一弯残月在西天挂起,孤独高远,在繁星的映射下,不即不离,已不再眷恋那片落荒的荷塘。城里的月光老是被鳞次栉比的高楼虚虚掩掩的粉饰着,真的难以瞧清它的容貌。觉得夜空是那样的狭隘,像是在小路里的游走,只能瞥见淡淡的微光。一丝乌云擦过,月光随浮云淡往,乌黑的一片,再也寻寻不到它的踪迹。

我不由的怀念起故土广宽的夜空,另有那今夜相看的白月光。亮堂,清透,跟着晚风飘过淡淡的荷喷鼻,在夜夜歌乐中,伴着我渡过那些美妙光阴。现在月色已变得冷酷了,不知是秋伤了月色,仍是月色沉沦上彩云追月的妖娆,只要月晓得。

已经相约共守一秋,在安谧的月光中,瞧荷塘莲叶婆娑,亭亭玉立,露似珍宝普通的在荷叶间摇曳。仰视新月如钩,狂想豪放。现在却总在秋雨漂荡的夜晚,单独煎守萧瑟的清冷。夜风吹皱了额头,将缕缕鱼尾印在眼角。一缕伤楚在胸中莫名涌起。兴许由于我,是一个晚秋出身的人,这终身必定要在孤单中渡过。

往昔峥嵘光阴里,那些绵绵热意现在都在凉凉的北风中散失。相遇是那么地仓促,还不到一秋的循环,能否重逢就如许慢慢地闭幕,多少伤愁多少凉。现在理解了执手相瞧泪眼,竟无语凝噎的寄义了,万般清愁寄予一秋。年年事岁花类似,岁岁年年人分歧。老往的不但是容颜,更是那份永不返来的温情。多年当前,会不会是那纵使相见不了解的伤楚。

是谁冷酷了一秋,我多想问月光能有多少愁,离殇了荷塘的空蒙。在秋凉的风雨声中,团圆了月色的温柔,清浅的荷塘,没有了芹意。走马看花中,只是淡淡的飘过一些余晖。满池的荷叶凋谢在混沌的淤泥之中,没有了昔日的神情,单独沉溺暗为泥。

只许一阵冷霜再也寻觅不到荷塘的苁蓉之美。孤寂的夜晚,萧瑟的秋雨掺杂着,骚动了我的思路,一丝丝甜蜜的滋味在咽喉中氤氲,我只能在冷冷的笔墨里寥寂渡过,尽是鳞伤的情怀。

这洒落满池的凋谢,不知是为谁怜伤,大概是这个时节抹不往的萧索。那一沫沫残黄、落红,无风也苍凉,在不久的光阴中会随风飘远何方?回眸繁花怒放之时的风度,蜻蜓翩翩起舞,绿色成荫,朱颜妖娆,在轻歌曼舞声中。

摇曳婀娜多姿的娇媚,景色如斯炫丽。花间一壶酒,月上几桂喷鼻。温柔得如新燕筑巢,多么灵秀。夜深,依稀呢喃着那份缱绻的柔肠。现在都换做潇潇的哀伤,冷热不知,相视无语,物是人非,人是心离的淡然。这一秋里,单独枕着无绪的秋凉,听窗外绵绵的秋雨黯然消魂。

仰天长问,是谁伤了这崎岖潦倒的秋光。在大名鼎鼎中,团圆了荷塘月色的那份缱绻。如若月光晓得,不要模糊云中,拨开云雾,一述情怀,让满池荷叶倾吐不尽的衷肠,即便繁茂,泯没于水中,痛爽快快地哭罢,化为尘泥,今后偃旗息鼓,无怨无悔,逝得其所。

何必让那枯叶蝶还在残叶间崎岖潦倒彷徨。如许景色是不是太残暴太凄厉。何必听那冰凉而没有脸色的低吟,只会让景色愈加惨然断肠,揉碎寸肝。

伤楚一秋,单独接受,在这闭幕的清秋,伤痛不时打击着完整的灵魂。如若月色在家乡绚烂如花,请让清风通报一声真诚的话语,把那开放的荷塘吹起,哪怕是一丝荡漾,不要让满池荷叶懵懵懂懂地寥寂逝往。

如许的秋,月色无影,寥寂了荷塘,不应让满池荷莲如斯凄零的老往,许是月色忘怀了相约的那份许诺,单独清闲远方。

原创作者:月上柳畔)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