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 > 散文 > 登狮子峰感念 

登狮子峰感念

海韵联想 2015年03月03日 11:59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智者乐水,仁者乐水。二千多年前孔夫子站在山顶,看着云开日出的远方,众河道并进海口,飞跃而往。天然奇妙的造化老是酝酿了贤人的聪明,为先人传承着珍贵的肉体财产。 初到梅岭狮子

“智者乐水,仁者乐水”。二千多年前孔夫子站在山顶,看着云开日出的远方,众河道并进海口,飞跃而往。天然奇妙的造化老是酝酿了贤人的聪明,为先人传承着珍贵的肉体财产。

初到梅岭狮子峰,给我的觉得狮子峰固然没有黄山“返来不瞧岳”名扬中外的名望,也没有“只要天上有,更无山与齐”的西岳那般峭拔。可千百年来,它就像一颗不起眼的翡翠恬静地守着江南西道,保养着这方世外桃源的净土。现在,这条旧道虽不再有车辚辚、马萧萧的仓促过客,却多了我们这些寻访奇迹和天然景不雅的旅客。

当登上狮子峰山顶,放眼处远山、近村、碧水、薄烟一览无遗时,最终贯通领会到了智者为何乐山?仁者为何乐水?让我记起了已经瞧到过一位职业行者的一句话:“山是性命的高度,水是性命的纯度,海是性命的容度,走的越多,性命的负担越轻;行的越远,人生的舞台越年夜;瞧的越广,污染过的心灵就更加艰深”。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往何处,眉眼盈盈处”。若说烟波四起的泮溪湖畔是位身着翠绿罗衫的娇美仙子,那狮子峰就像一只崇高的灵兽恬静地依靠旁边。漫山翠竹、古垄青藤,就连这里的瀑布也似乎是天上玉壶洒下的一片美酒甘露,沉着而连绵。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世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我想做人又何尝不该如斯?水乃万物之源,论勋绩当得起颂词千篇、丰碑万座,可它却不慕浮华,不趋贫贱反而泽润万物、扫荡纯净、这种百折不挠、平允有度的崇高质量,那里低它就那里流,那里洼它就那里聚,乃至愈艰深愈发安静。多密切水,就是多密切道,悟了道,天然小人遇水便成智者。

绝对于水的柔、动、善变,山则是刚、静、恒定的。山的高度吸收着有数的降服者。爬山能给人带来一个分歧平常的视点,能够取得更宽、更广、更远的视域,登高看远,眼界登时坦荡,气度随之豁然。孔子曾留下“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全国”的凌云之志,杜甫则挥毫写下喜闻乐见的“会当凌尽顶,一览众山小”之激情。正由于山繁殖草木,哺育生灵,储藏着丰厚的宝躲,胸无点墨贡献出无尽的资本,而寺院和道不雅又年夜都建在直视天穹的平地上,佛光道风造诣了其位高而不言高,体厚而不称厚的谦卑,它那厚德载物的外延,高耸挺秀的魄力,契合仁者的襟怀。

下山的时分想起了孔夫子的另一句话:“仁者不忧,智者不惑”。豁然省悟,使我本来急躁的心,在失掉山川的浸礼后垂垂宁静而舒缓,我想,这大约就是千百年来,人们为何乐此不彼于登山渡水行遍千里的原因吧!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