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 > 散文 > 墨喷鼻如花独厚开 

墨喷鼻如花独厚开

李唱白 2015年02月10日 14:31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李唱白----记我与刘恒钦师长教师 刘恒钦师长教师,是令我敬重的今世书法家之一。 师长教师年长我近三十岁,可谓忘年之交。 书法集《恒钦戏墨》,由河北美术出书社出书后,刘老奉送于我

李唱白----记我与刘恒钦师长教师

刘恒钦师长教师,是令我敬重的今世书法家之一。

师长教师年长我近三十岁,可谓忘年之交。 书法集《恒钦戏墨》,由河北美术出书社出书后,刘老奉送于我一册,在扉页上,用他那灵动的行体誊写下我的句子“暇读无用书,爱结有缘人。浮生托良知,文章付知音。”令我心生打动,沛然崇敬。

集子中所选的都是师长教师十二年来的书法代表作,方式丰厚多样,厚积薄发。细赏刘老的作品,气候与神韵独然,我不由击节称叹:人书俱老风采在,墨喷鼻如花独厚开;天然率意进化境,不蹈故常出机杼。

刘恒钦,字敬之,号怡伯,暮年自署醉心斋主。出身于滏阳河边新河县王府村,与驰名的赤军将领董振堂故乡西李家庄仅一地之隔。刘老曾从戎,做过公安,后从政。受其父影响,自幼热爱字画,一九九九年退休后更是把全数精神投进到字画之中。现任新河县书协主席,老年字画研讨会常务副会长。河北省书协会员。驰名书法家、实际家胡湛师长教师称刘老的字“笔沉墨净,造险出奇。”其书法作品,曾屡次获奖,并被编进多部文籍。

二0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春雨新后,丽阳展街;书墨飘喷鼻,佳客云集。《恒钦戏墨》首发暨刘恒钦书法作品捐赠公益奇迹——道行全国典礼,在新河县2020都会风情小道进行。省市县各界指导,及各地书法艺术家,书法喜好者,共三百余人参与了勾当。刘老即席赋诗一首:“笔墨成书志艰苦,展览鉴往为知今。奉送师友怀感念,报答长者厚爱恩。名仕指导得真理,以求鞭笞再寸进。无偿捐赠公益事,助贫扶弱尽薄心。”驰名书法家范硕师长教师高度赞评刘老:德艺双馨,右军神韵。

薪积知火势,水蓄见广大。本次所选的八十多幅书法作品,都是刘老近两年的新作。无论是楷、行、隶、篆、草,件件精巧,功力深沉,参会者无不蔚为大观。此中尤以行楷卓异。行书,似春雨切切,富流水行云之势;楷书,如暑星奕奕,蕴禅意慎独之境;草书,彰雪花飘动之狂娟;篆书,融游鱼戏水之悠韵;甲骨文,绽老树新花之盎然。一如喜欢笔墨的人,都有着抵抗反复的基因。纵不雅此次的展品,跌荡放诞峥嵘,骨韵生辉,到处无不包含着文心墨胸之灵性。

师长教师常自谦是高小文明,“根柢薄,需勤加尽力才是,”故虽已是古稀之年,习书仍不辍于古典诗词、大师文章,手濡目染中早已沉潜浑化,积学成养。更为可敬的是,年已七十三岁高龄的刘老,不只自学了拍照和电脑,还树立了堂阳醉心斋博客,经常把书法新作传上与大师交换。有些国际著名墨客寄来作品,以求他誊写,也有些网友汇款来求他的字,更有些刘老的敬佩者,不远千里来登门访问请教。

我写了篇《唱白楼说》,近千字的小文,从客岁炎天,断断续续修正到往年春天。其间失掉刘老的屡次干预干与,但总想寻求完满,免得让刘老消耗心神誊写上去,再有修改之憾。前些日把稿子定上去后便给刘老送往,他立即指着开篇处一句说:“‘雄鸡一唱全国白’是唐朝墨客李贺的诗,毛主席的是‘一唱雄鸡全国白’。你写的应毛泽东之句,而用的是李贺的诗。”没想到历经一年的修正仍是有误处,感应有些汗颜,连连称是,便留下稿子请刘老渐渐斧正。

过了几日往醉心斋,见到五六张用行誊写的《唱白楼说》,在我瞧来,每幅都已是可贵的书法佳构,但刘老仍是不称心。近千字的书法,写一遍要消耗三四个小时的精神,更况且他已七十三岁的高龄,实属不易。我深深被他锦上添花的肉体所服气。

一日晚近十时,突然接到刘老打来的德律风,说写好了,让过来瞧瞧。我离开醉心斋,《唱白楼说》长卷分发着墨喷鼻,悄悄地展在书案上,简约遒劲,潇洒厚重。再次为他精打细算的谨严立场所打动。

刘老对后代老是不辍教导,屡次劝诫年老人,习书之人要肯坐冷板凳,耐得住寥寂,戒急躁,远名利,必然要从楷书练起,临名帖、学大师,非旦夕之力,非数月之功,要经年累月不辍,锲而不舍才会出境化新。文章讲思惟,书法比天然。有些人练了几个月的楷书就转进行草,感觉自在潇洒,可不练根本功,怎会参透书法的真理?终极难成年夜境!书法,关头在一法字,乃圣,乃典,乃范。法有法,法融法,法化法,法有岸,法无涯,书法之年夜美,最终是天然法!文衡史鉴修年夜义,笔墨丹青诲桃李。刘老的精炼书法之论,感出机杼,睿智怀远,富有哲理,发人沉思,令我受害颇深。

刘老不独书艺杰出,更是浏览普遍,不时高低求索。其丹青梅花,率真精致,境趣相映,性格风骨自现。刘老亦治印,不拘材质,出格是用泡沫板,小大由之,章法多变,为所欲为,新意迭出。尤以所治数十厘米年夜印,颇具金石气。

往年春天,刘老回顾多年的笔墨生活生计,抒桑榆情,发赤子心,怅然提笔,赋诗一首,以寄胸怀:

醉心翰苑俦光阴,临池戏墨乐暮年。

人情冷暖莫枉论,长短善恶天有眼。

笑瞧桃李竞青春,迎雪老松劲犹坚。

以书会友抒胸臆,聊赠墨迹期共勉。

诗心光阴客,画眼浮生人。刘老的诗风画意和书境,诚如师长教师所言:“玩墨熟悉,如老友相戏,牧童扬鞭。”无不彰显出师长教师深沉的文明秘闻与地步。无论从政几十年的宦途风雨,仍是退休后的情面冷热,他一直坚持着礼让宽大旷达的襟怀,宠辱不惊,听任天然。襟抱养自得境远,笔墨炼就笔墨喷鼻。工夫是光阴的结晶,匠心是学养的蕴化。我深信刘老古稀之年,在艺术上会有新的奔腾,绽开出独厚的花朵!

最初我怀着无比仰爱之心,打油躲头诗一首,聊表敬意:

墨有性灵笔通神,境无尘念界不分。

恒逸淋漓泼彩色,钦于鸿蒙无极心。

2012-3-26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