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 > 短篇 > 流年无痕絮语有声 

流年无痕絮语有声

红尘@一笑 2015年02月12日 03:07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六月的阳光,素净而暖和,光阴,妖娆了时节的枝头。倚窗,有花儿的芳香,穿过树影疏淡,温婉了眉间的含笑。 喜好如许的光阴,掬一捧安恬,任思路飞花,左手影象,右手韶华;喜好如许

六月的阳光,素净而暖和,光阴,妖娆了时节的枝头。倚窗,有花儿的芳香,穿过树影疏淡,温婉了眉间的含笑。

喜好如许的光阴,掬一捧安恬,任思路飞花,左手影象,右手韶华;喜好如许的觉得,倒一壶往昔,与光阴对饮,情随心动,流年的点滴,就在若隐若现中幽香盈袖。

日子,不断就如许在不紧不慢中悄悄滑过,无波亦无澜。直到那天,主编打来德律风:一笑,合集行将问世,抽暇写点什么吧。那一刻,内心突然繁殖出诸多的慨叹与打动。慨叹的是:颠末多日尽力,合集《流年絮语》最终能够灰尘落定,这是一部集浩繁文友心声的笔墨盛宴;打动的是:在编纂进程中,播种了那么多来自天南地北的关爱与朴拙。

句读进怀,执笔磅礴,现在,我晓得,纵使我的指尖只敲下只言片语,于你,于我,于他,亦会是一份满满的温情与欣喜。笔墨花开,不为流年,只为那些寻梦路上踏水而歌的友谊,和尘凡相伴执阙而舞的魂灵。

初读篱落疏疏的笔墨,便被一种婉约隽永所轻慑。她的文章有如小桥流水的清丽,淡云漫转的超脱,于一怀隐痛中唯美至真至情。《我的眼眸,等你途经我的容颜》,蘸墨是愁,落笔成伤;《瞧一场菩提花落,许君一诺相执手》,哭笑禅悟,皆是景色。

禹茜茜的《日子绿了》,用诗普通的言语,报告了谛听雪小禅讲座的全进程。时期,由远及近,由此及彼的心灵梦话,无一不折射出作家独到的见地和主意;而《天空》只开篇一句:你不晓得村落的好,大家熟习又密切,而都会里人与人之间那么生疏,风景、物质的知足不是本领,能在世幸福才是本领。只这一句雪氏滋味极浓的道白,便足以牢牢捉住读者的心。

章云龙,《尘封的故事》、《菜园》两篇回想性的文章,均已俭朴的文笔,记载了生长光阴中的点滴。作家擅长用纪实、白描的手段,发掘糊口中的片阙,用娓娓道来的作风,将读者带回远往的光阴地道,往配合见证流年里的喜怒哀乐。

另有李炎、那忻玲,异样的亲情笔墨,却用分歧的写作手段,分歧的表示意境,道出人世至真至纯的年夜爱。那千呼万唤,那缠绵柔情,不克不及不让人瞧得泪流满面。

中国,一个散文的国家,从古到今,那些涧叫幽弦、清风晓月、尘凡别怨,无一不在扬洒、豪迈抑或婉约中别致一池散淡的幽香。散文,做为笔墨的载体,是最能表示人实在心里天下的手段。以散文方式记载的片阙,是心灵深处最周密、最实在的感触感染。

笔墨,来历于糊口,却高于糊口。这本散文合集《流年絮语》无一不是作者灵性的表现,每一篇文章都是一个故事,每一个章节都是肉体的彻悟与升华。

墨海泛船,一直置信:笔墨是有性命的。尘凡之上,阡陌之中,一朵一朵的光阴,安稳地怒放;一朵一朵的笔墨,文雅地绽开。穿行于风尘俗世,轻吟着平仄流年,在淡淡的痛苦悲伤中寻觅实在的自我,在轻舞霓裳处谛听魂灵的呼喊,任指尖轻触的光阴泛动成温软的浅笑,以笔墨的芳香记载生长,这,何尝不是心灵另一种最浩大的残暴?

大概,糊口付与了我们太多,而笔墨,恰好是以最妖娆的姿势,斑斓着糊口。

海子说:为谁唱离歌,对谁讨情话,给谁写海角?实在,不想失掉什么,只为了寻得心灵的一片膏壤,让泪水在沧桑中开出浅笑的花。

相逢一段笔墨,一如相逢一段恋爱,执笔,磅礴;落笔,舒适……

流年无痕,絮语有声。愿笔墨,斑斓你、我、他!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