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电台 > 鱼儿心情 > 多少有情人败给了叫现实的家伙

多少有情人败给了叫现实的家伙

NJ鲤鱼 1970年01月01日 08:00 播放
鱼儿故事鱼儿心情文学电台情感时光
                        [00:00.00]多少有情人败给了叫现实的家伙
                    
大家好,这里是文字部落网络电台! 用文字守护温暖,用声音缅怀时光。文字部落网络电台,心生温暖,不再流浪。如果你也喜欢原创美文,可以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wzblnet。在线收听小说 美文朗读 有声文学电台,每天上传原创美文朗读录音,让你听上瘾,听过瘾!精彩纷呈,不容错过!尽在文字部落网络文学电台FM。

多少有情人败给了叫现实的家伙

  文/阿米

  关于感情和物质谁更重要,姑娘大学时举行过辩论会,她旗帜鲜明地站在“有情饮水饱”的一边,不论对方辩友们举出多少案例证明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多少情侣因车房变成分飞燕,她都不慌不忙地一一应对,逻辑清楚用词严谨,完全占据了辩论主导权。

  最后,姑娘被选为“全场最佳辩手”,颁奖老师称赞她口才,她却笑着摇头发表感言:“不是我说得好,感情胜于一切这是真理,没人能真的驳倒。”

  所有人只当她谦虚,却不知这是姑娘真心话,小学毕业爸妈就下岗摆起夜市摊,捉襟见肘事常有,但两人从未因此争吵过半句,即便是窘迫到挨家借钱碰一鼻子灰时,爸妈依然笑着互相安慰。看着他俩相互依靠着慢慢变老,姑娘无比希望自己也能找到这样纯粹而质朴的爱情,当然,也要有能赚钱的工作,“两个人在他乡一起奋斗越来越好”是她眼中最美好的事情。

  所以,她高考时毅然决然报考了时下最热门听上去最赚钱的金融专业,并找到了那个和她一样家境单薄却充满斗志,并坚信爱情高于物质的另一半。

  姑娘有时会在博客上晒晒幸福:他对自己斤斤计较,连长途电话都要看准时间掐断省钱,却从不介意一起去食堂吃饭时给我点一份小炒,他说女孩子身上有点肉会更好看。

  这个例子曾被室友们拿出来跟她开玩笑:“你真好骗,几分小炒就能让你以身相许。”但姑娘真不觉得没有浪漫旅行和烛光晚餐有多遗憾,假期白天当家教挣钱晚上躺在草坪上聊聊天,偶尔去学校电影院看场电影,一人半块西瓜坐在操场台阶上大口大口吃,两枚青春的嘴唇蘸满甜蜜,亲吻着心底最纯粹的爱情,不用指着月亮许下诺言,眼中炽热的火焰已让年轻人下定决心要双宿双飞直到永远,不管即将面临怎样的考验。

  只是,缠绵还未尽兴,争执就悄悄来临——大四毕业,找工作还是读研?这件事让小情侣吵了恋爱以来的第一架。

  姑娘认为,没有钱就没有选择,不工作对不住爸妈多年辛苦。男友有别的意见:研究生起点会更高。冷战不到三天,两人都忍不住举起白旗投降,开开心心达成共识:男友读研的同时觅份兼职,至少要负担起自己的学费和生活,姑娘直接找工作,三年后两人结婚生子也有个简单的基础。

  姑娘的工作找得不错,薪水还行,就是离合租的房子太远,每天上班下班路上折腾要两三个小时,遇上加班到深夜,只能去熟悉的同事家凑合一晚。不是没想过搬个更近的地儿,但城里房租太贵物价太高,哪有学校周边的生活便宜划算,何况男友备考离学校近点更方便。

  有女友私下埋怨她太傻,认为男友选择考研是在逃避责任。听到这话姑娘会不开心,难过的是好朋友不懂男友也罢,居然也不懂她,眼前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更好的将来——赡养父母、在陌生的城市立足,用自己的方式好好地生存下来。

  生活貌似发展得很顺利,男友如愿考上研究生,有时接点翻译活儿做,姑娘在公司也站稳脚跟,开年老板加了薪水,一个人的工资两个人用也勉强过得去。大学毕业后的第二个国庆节,给双方父母各寄几大百后,居然还有了点积蓄,看着刚刚够五位数的银行卡余额,姑娘和男友挤在取款机前兴奋得说不出话来。

  那晚他们去买了牛扒红酒,在新租的小房子里自己做起西餐,然后喝到两颊绯红双眼迷离,挤在商场减价时淘来的样品小沙发上,姑娘和男友豪情万丈许下各种心愿,在对美好未来的畅想中沉沉睡去。

  兴奋劲儿没过多久,男友父亲遭遇急性盲肠炎得住院动手术,姑娘父母在地铁口摆摊被城管罚了钱没收了所有货物,父母们难为情地跟孩子伸手,银行卡上的五位数瞬间变成一位数,姑娘转完账后站在提款机前反复看着余额,只觉得半个月的那晚像是一场梦。

  男友安慰她:咱年轻,还能挣。

  于是鸡血打满再挣了仨月,缴了各自父母养老保险。

  没钱买票回家过年,两人在小房间看春晚,互相打气:挣,明年多挣点。

  过完年再打鸡血又挣仨月,缴了下半年房租又重新归零。

  鸡血终于不够用,熬到年底,姑娘说什么都想回家看看,男友翻译做到后半夜,她接了兼职周末也没休息,好歹存够了各自回家的过年钱。小情侣趴在床上用本子算账,看着匀不出钱买漂亮衣裳参加年会,姑娘瘪瘪嘴有点想掉眼泪,男友笑嘻嘻搂她入怀里:你就穿平时衣服也好看,咱不衣服看脸蛋。

  年会上,所有员工带上家属共同去城外度假村赴宴,同事们打扮得花枝招展,另一半或西装革履,或干净笔挺的白衬衣,大家谈笑风生笑脸盈盈,而男友正为某篇论文犯愁,套了件旧T恤一脸闷闷不乐,谁搭话也不理。姑娘尴尬地跟众人解释:他最近忙,太忙。

  年会后,老板让大家去ktv唱歌喝酒,不醉不许回房间,同事们欢呼不已男友却拉着她折腾两个多小时回到城里小屋。

  关上门,姑娘第一次忍不住发了脾气,男友一脸不耐烦:“我认为我们不需要进行这样的社交,太虚荣浮夸,咱们老老实实在家呆着挺好。”姑娘更气:“难道就要窝在这间小屋一辈子才行?”

  男友似乎被这话激怒,突然狠狠看着她:“不就是想要钱吗?简单。还有一年半我毕业,毕业后只要三年时间,就会让你们那帮同事羡慕你。”

  这承诺换做往日,姑娘会听得心花怒发甜蜜满怀,但那晚她突然怀疑起这份感情——如果钱能解决问题,那爱放在哪里?

  争吵最终以拥抱结束,周末过去男友依旧将她送到公交车站依旧在脸上轻轻一吻然后后匆匆离去,只为搭上免费的班车去学校,一早上就那么一班,晚了就得自己花上几块钱。这一切和从前一样,姑娘却没有像往常般再回头看男友远去的背影,她捏着便当盒靠在窗户上,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只觉疲惫。

  姑娘的疲惫被有心人看在了眼里。

  有心人是新来的同事,大她两三岁,喜欢加班后死皮赖脸陪她坐地铁,有时中午买便当时偷偷给她加个菜,他和男友的说法一样:“你太瘦了,胖点好。”

  新同事指给她看新上的电影海报:“这周末你好像没休息好,黑眼圈那么重,不然下班陪你去看场电影放松放松。”

  一场电影过后,还有另一场电影,看完电影吃过一餐后,还有另外一餐……姑娘开始偷偷跟同事约会,中午一起溜出去吃那些之前舍不得吃的小吃,有时加班会任由他陪着自己一旁坐着,趁着夜深同事牵起她的手,她并没有拒绝。

  每次回家看见男友,又是愧疚又是难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总不断进行着自我审判,她不知自己是真的移情别恋,还是贪恋来自新同事给的关怀与照顾。有时她会想要跟男友认真忏悔承认一切,但记账本上算来算去的数字和一次次存下再清零的余额总会将所有悔意推翻。

  某次收拾房间,大学里“最佳辩手”的奖牌被翻了出来,姑娘看着奖牌忍不住嚎啕大哭,那个大喊着“有情饮水饱”的小姑娘仿佛跨越时空站在面前狠狠地给了她一个耳光,所有单纯的回忆都被覆上尘埃,美好往事一戳就破。

  被戳破的还有脚上踏着的两只船,同事忍不住发出最后通牒:我是认真想要跟你在一起,你迟早要做个决定。

  姑娘头一次没有加班还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她想理清思路,跟同事的快乐和跟男友的相互取暖到底哪个更值得她继续付出,同甘不一定能共苦,但看不到未来的生活也是煎熬。

  最终,回到小屋,看见男友灯下看书的样子她心安又悲哀:“认命好了,我的生活也许就是这样,但为何不能像父母那样甘于平淡?”

  但男友似乎并没有觉察出姑娘的心思,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在争取出国交换学习的机会上,姑娘在放弃和坚持中不断煎熬,所有按部就班的日子都变成沉重的石头,压得她无法喘息,直到男友兴奋地告诉她交换出国的名额落在自己头上,姑娘才觉得缓了过来。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这次机会提出分手,男友的不理解和痛苦丝毫动摇不了她的决心,她顾不得回应朋友们的关心,只想迅速摆脱所有一切。

  半年后,老家有个考公务员的机会,姑娘回去了。

  在小城市里,二十六七没有男友是件大事,父母开始拿退休金,她的工作稳定下来,介绍人开始络绎不绝,姑娘谈了个男友,很快进入谈婚论嫁阶段。

  正在两人为新房装修忙得焦头烂额时,然收到前男友的email,他回国了。

  邮件内容很简单:大学同学告诉了我你现在的状况,我知道你要结婚了,但我觉得我们俩其实不该分开,现在挣得不多,但不会再让你受苦。末了直接提出:你回来,我们重新开始,以前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还能在一起。

  姑娘没回邮件,只突然问了身边前来帮忙的妈妈一句话:“以前那么辛苦,为什么你们从来没吵架感情一直那么好?”

  妈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谁跟你说我们不吵架,为了钱吵过不下一百次,都背着你吵罢了,不过我们熬过来了,你比我们能干,你不会受过这样的苦。”

  “我也熬过。”姑娘小声嘀咕,她默默将前男友的邮件删除,放入拒收名单里,又关上电脑,自嘲般地笑出了声,“不过没熬过来。”

  不需要大声说,也不用说出来,那些痛苦那些关于“有情饮水饱”的争论,还有曾经执着过的感情,都和父母的争吵一样,被藏起来,不会再回去了。


专辑里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