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电台> 素锦年华> 她说烟花很寂寞

她说烟花很寂寞

NJ小可 1970年01月01日 08:00 播放
时光走廊素锦年华文学电台情感时光
                        [00:00.00]她说烟花很寂寞
                    
大家好,这里是文字部落网络电台! 用文字守护温暖,用声音缅怀时光。文字部落网络电台,心生温暖,不再流浪。如果你也喜欢原创美文,可以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wzblnet。在线收听小说 美文朗读 有声文学电台,每天上传原创美文朗读录音,让你听上瘾,听过瘾!精彩纷呈,不容错过!尽在文字部落网络文学电台FM。

她说烟花很寂寞

时间是什么?时间是一条长长的河流,我们是游走在这条河里的游客。时间是什么?时间是一本书,记忆写成了这本书。记忆里的人来来去去,手中的书已经泛了黄,我们继续走在时间这条走廊,遇见一些人,又忘记一些人,剩下的,只有那本泛了黄的书。这里是文字部落原创文学电台时光走廊,生命的记忆,在此流淌。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播XX。今天的【时光走廊】,让我们来一起分享一篇来自文字部落原创作者素色清歌的文字《她说烟花很寂寞》。

又是这样的一个夜晚,母亲从半夜醒来,拼命地想睡觉,可是越想睡觉越睡不着。父亲和我回来了,我要订婚了,回来就是要跟男方父母见面的,母亲一个人的日子顿时拥挤了很多。

我知道母亲又开始为年轻时的那个梦蠢蠢欲动了,或许是脑海里的兴奋难以控制,她总是在梦中编织着美好的将来,但是当烟花升起时,她又莫名的伤感起来,梦也就这样醒来,再也睡不着……

我知道,母亲只要一醒来,就开始想到这段没有爱情的婚姻,或许是有爱情的,最初的遇见,一刹那的心动,最终还是埋没在了这段婚姻里。母亲很多很多年的青春,充斥着泪水和辛酸,她的好强和那些年轻的梦想一点一点清晰起来,心房的某个角落隐隐的痛。

母亲真的还保留着最初的任性和天真,打开灯拿起床头的书一页一页的翻,看不下去,看不下去。说话也好聊天也好,倾诉也罢,此刻她很想有个人说说话,在她无奈的关掉灯躺下的时候,睡在旁边的我说了一句话“娘,你睡不着啊”,就这样开始了话题,记忆中这是第一次与母亲融洽交谈,交心,我也深切的理解了这个好强的母亲。

母亲是南方人,是家里最小的女儿,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在母亲小的时候我的姥爷是税务局的局长,家庭条件在当地也是很不错的,在他们那个年代里重男轻女是很严重的,我的姥爷也不例外,说是任性也好,好强也罢,母亲14岁的时候坚持辍学,来到她理想中的北方城市打拼。

母亲的姨,也就是我那个所谓的姨姥姥,一下火车就连哄带骗拿走了母亲身上所有的钱。刚刚接触社会的母亲一开始就被最亲的人算计,她热情的心应该是从那个时候冷了的吧。母亲18岁,像个木偶一样,被推着相亲,那么多的人,她独独看中了父亲,也因为父亲的身世,是个孤儿,那个时候母亲觉得男儿当自强,身为孤儿的父亲应该有一颗好强的心吧。

然而事实并不如她想象的一样。结婚后,年轻的父亲并不懂事,整日贪玩,整日不着家。母亲19岁就生下了我,那个时候的母亲还是怀有美好期待的,她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她一个南方人努力学习种北方的地,并支持父亲外出打工,她吃着常人不能吃的苦,受着常人不能受的累,为了我们这个家,为了让别人可以正眼相看。

然而父亲并不理解她,因为母亲是一个南方人,怎么说来都是外地人。总有些村里的长舌妇跟父亲说些难听的话,因为年轻,父亲相信了外人,误解了母亲。大概那个时候,母亲伤透了心吧,面对父亲的不信任,开始厌恶透了人们的挑拨。母亲20岁,生下了妹妹,加重的负担,加上不被理解不被支持,面对安逸的父亲,脾气也开始暴躁了起来。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和妹妹总是被村里的孩子欺负,而母亲经常会因此跟街坊起争执,使得母亲开始敏感并对外人戒备起来。母亲开始对我的要求更严格,上学之前就开始教我写字,用她最大的耐心,由于我任性固执得很,母亲经常打我,而不懂事的我并不能理解母亲为什么独独对我要求严格,而对妹妹很宽容,我的内心充满怨恨和委屈。

那个时候,我眼里的母亲就像个疯子,每次她骂我,骂的极难听,打我的时候,歇斯底里。她敏感,脾气无常,像地雷一样,而我却总是踩到雷区,母亲每次看到我都很生气,从小到大不允许我有软弱的时候,不允许我比别人差一点,而我总是让她失望。而我在母亲的影响下,开始变得自卑和敏感,当我被孤独占据,没有朋友,我就开始更恨她。

那个时候,父亲也懂事了,由一个不顾家庭的男孩变成了顶天立地的男人。他开始注意到家里的不和谐,开始注意到我性格的变化,他却找不对改善这个家的方法。总是因为母亲打我,而跟母亲争吵,甚至打她,看着因为我这个家变得冰冷,看着因为我日益内向的妹妹,加上母亲骂我扫帚星,我内心愧疚而更加自卑,性格渐渐孤僻,学习成绩一滑再滑,让本来对我寄予厚望的母亲失望透顶。

高考失利后,我选择了外出打工,开始整年不回家,很少与母亲联系,在社会上经历挫折后的我,开始理解母亲,每年过年回家时更深切的看到了母亲的苍老。

我从没有想过母亲会有变老的一天,我印象里的母亲喜欢化浓浓的妆,绝不允许别人欺负她一点,大多时候她都是精力充沛的,她会因为我掉一粒饭而大发脾气,会因为我洗衣服洗不干净挖苦我,会因为我说一句都是一家人何必把钱分那么清楚而打我,可是有一天我发现母亲变得温柔了,发现母亲不化妆了,发现母亲眼角有一些细细的皱纹了,我还是难过了。

母亲细微的鼾声传过来,母亲睡着了,我却睡不着了。从窗户有暗暗的光射进来,天快亮了,我轻轻爬起来,走进厨房,准备给母亲做一顿温暖的早餐,让她可以暖着肚子去市场摆摊,也为我一直以来的不懂事,不理解她至上一份歉意。

母亲开着新买的摩托去摆摊了,母亲有一个小小的摊位,从开始的自行车到三轮车到现在的摩托车,有着小小的提升,母亲觉得自己一步一步在朝着年轻时的梦前进,虽然慢但是她不只守住了家里的几亩地,还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业。只是时间越长,母亲便觉得自己老了,她害怕再没有过多的精力来完成年轻时的梦想,她觉得现在是时候拼一把了。

我想,母亲可能害怕自己会失败也或许是舍不得这个家了。丈夫虽然年轻时不懂事,做过很多伤害自己的事,至少现在丈夫对她不错,开始体谅她的难处,并且很精心的维护这个家,大女儿有了归宿,小女儿也参加工作了,自己曾经竭尽全力维护的家庭终于成长起来了,虽然称不上参天大树,却已足够给一家四口遮风挡雨。

母亲文化不高,却一直喜欢看书,一直在不断的思考。她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孤傲,但是她明白那些贫困的日子给了她太多的戒备和自尊,她什么都不需要只靠自己,即时榨干她所有的血依然不气馁。虽然也曾任性,跟丈夫吵架赌气离家出走,但是她明白大方向不容有差,暂时躲避一下,暂时休息一下也不愿意别人看到她的疲惫,所以负气离开,然后再回来,继续前进。

母亲偶尔会抱怨,抱怨丈夫的不信任,抱怨女儿的不争气,她不是个贤妻良母,她承认自己没有那种宽容和忍耐,但是她觉得无愧于这个家,无愧于子女,她埋葬了自己的青春,也支撑起了三个不懂事的人,到如今一家四口足以支撑起一个家。她不满足,是的,她还想开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店,因为她不想被人看不起,所以她不能停歇。

每年的烟花越来越少的人观看,母亲还是喜欢登上梯子坐在房顶上看烟花,她说那些烟花就像她绚丽的梦想,不断的升起,绽放,短暂而美丽。只是她突然觉得自己也开始妥协了,她没有那么多的精力了,喜欢化妆的她开始没有心思去整理那张脸,除了每天上午去集市摆摊,下午回来就希望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了。

我去买了鸡蛋、肉和蔬菜,准备给摆摊回来的母亲做一顿丰盛的午餐,且让我在结婚之前每天这样伺候这个好强了半辈子,操心了半辈子的女人,让她可以幸福的睡上一个安稳觉。


专辑里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