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凌玖壹柒 > 故乡原景 

故乡原景

凌沐颜 2018年11月08日 16:41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最是那一低头的陌生又熟悉的风景: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朴中蕴含着自然,悠闲中透露出安谧。 见惯了城市拥挤嘈杂的人潮车流,便惊诧于乡村的悠闲自得;见惯了城市通宵达旦的

最是那一低头的陌生又熟悉的风景: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朴中蕴含着自然,悠闲中透露出安谧。


见惯了城市拥挤嘈杂的人潮车流,便惊诧于乡村的悠闲自得;见惯了城市通宵达旦的笙歌艳舞,便愕然于乡村早起早睡自然规律的作息;见惯了城市遮住我们眺望地平线的高楼大厦,便叹首于乡村一屋舍一畦垄炊烟袅袅升起于低矮的砖瓦屋房。


泥土的黄。我们曾艳羡姹紫嫣红的鲜花的美丽,我们曾赞叹巍峨高耸的大树的挺拔,我们甚至唏嘘石缝间小草生命力的顽强,然而为何没有一词一句来高歌这些花草树木所植根的大地,这些它们所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的泥土呢。虽然不能像紫罗兰即使被踩在脚底却能足留余香,虽然不能像青草即使微小却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然而这泥土是裹挟着滔滔黄河顺势而下带来的生物的滋润,是伴随着车轮辘辘所带来的乡村的气息啊。


 河水的静。 每一处柳暗花明背后,不只是有着恬淡闲适气息的田园村庄,还有那依傍着的小桥流水,每一次当山风刮过平静的湖面,惊起一波波涟漪,似是涤荡着湖面,却又万般柔情的将这一抹抹纹络抚平。映着河边的繁花绿草,柳絮纷飞,宁静的河面描摹着蔚蓝澄清的天空,将万物生灵都沾染的不食人间烟火似的。不知是水沾染了人的情感还是人感染了水的灵性,水与人的和谐交融便促成了乡村宁静与世无争的淡然性情,这是城市高节奏快步伐的生活步调所永远也比拟不了的。


高山的青。谁说乡村只有面朝黄土背朝天,而城市歌舞升平景妖娆;谁说乡村只有破屋茅盖烂瓦房,而城市高楼繁华享不尽;谁说乡村只有糟糠烂谷杂陈粮,而城市锦衣玉食供奢华。当车辆行进在迂回的羊肠小道,满目顾及的是群山环绕的绿色,满耳充斥的是蝉噪鸟鸣的惬意,全身心放空着自由呼吸,嗅觉所触不再是急躁忙碌的气息,而是泥土的芳香沁入每一寸皮肤,每一处流动奔腾的血液。于是平静了在城市里浮躁寂寞的心,沉淀,于乡村田野间觅得最原始的自然。


清晨,呼吸着泥土稻田的芬芳,下河卷起裤腿摸索滑不溜秋的泥鳅与小虾;下午,伴着习习微风,在齐腰高的麦田里捕获低空盘旋的蜻蜓;伴晚,当天边最后一丝红霞褪去,如丝绸般纯黑的帷幕落下,田边小路上,河旁花丛中,处处可见一闪一闪的小萤火虫,只需用手轻轻一捧,掌中便安静栖息着它们的小身躯。闲时,可偷偷潜进邻居家带上竹竿打几个青涩的橘子,柚子,翻墙爬树,甚至在粗壮的树干上嬉戏休息。等到夜幕降临,家长们唤着在外面玩野了心的孩子们,一家人聚集围拢在火炉边,嚼着刚从土里挖出来的甘蔗,聊聊家常,等到烘烤得昏昏欲睡时,便个个摸着黑爬上床,等待下一个天明。


沉睡间,我似乎梦见一箪食,一壶浆,遥远空灵飘渺的山村歌声回荡在每一座山谷,每一个村落,每一户人家,渐行渐远。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